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建设严重滞后于其业务发展-3399小游戏小游戏大全-新闻晚知道
点击关闭

企业社会-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建设严重滞后于其业务发展

英雄联盟手游预约

香港聯交所2019年5月發佈了新版ESG指引,將會從2020年開始實施。該指引修訂了環境、社會和治理方面的關鍵績效指標,並強調量化披露,即在披露相關指標時要具體到數字,包括溫室氣體排放量、能源消耗量、工傷死亡人數等。根據指引的要求,上市公司今後要建立更加高效的ESG信息管理體系,並加強量化管理。

2019年9月10日是阿里巴巴的20歲生日,也就是在這一天,阿里巴巴宣布了新「六脈神劍」,全面升級公司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公司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願景:活102年,我們不追求大,不追求強,我們追求成為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到2036年,服務20億消費者,創造1億就業機會,幫助1000萬家中小企業盈利。公司價值觀的第一條是: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

有很多因素能夠促使CEO重視企業社會責任議題,而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一個因素是,資本市場投資人的態度正在改變,他們比以前更加重視企業社會責任議題對企業財務業績的影響。2016年,《斯隆管理評論》與波士頓諮詢集團曾聯合發佈一份名為《投資於一個可持續的未來》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多的投資人開始關注ESG(環境、社會、治理)績效,因為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長期而言,可持續性實踐會對一個公司財務上的成功產生實質性的影響。投資公司75%的高級經理人認為,一家企業是否有良好的可持續性業績,會對他們的投資決策產生極為重要的影響。

宣言強調,作為一個具有社會責任意識的企業,公司領導團隊應該致力於達成以下幾個目標:向客戶傳遞企業價值;通過雇傭不同群體並提供公平的待遇來投資員工;與供應商交易時遵守商業道德;積極投身社會事業;注重可持續發展,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

無論是美國商業領袖的公開宣言,還是中國互聯網巨頭的重新思考,都表明,企業的責任和使命絕非無足輕重的老生常談,而是值得所有中國企業深思的重大問題。

很多商業實踐都已經表明,企業的經濟發展與社會責任之間並非是一場零和遊戲。企業可以利用其社會責任行為改善自己所處的商業生態系統的質量,這樣就可以將社會目標與經濟目標統一起來,改善企業的長期業務環境,創造共享價值。

中國互聯網巨頭的重新思考誠然,《公司宗旨宣言書》只是一份美國商界的宣言,但在全球化浪潮不可逆轉的今天,它對全球商業界卻不失其警示和指引作用。

面對挑戰,企業何為?中國企業也需要對自己發起這樣的追問。企業社會責任不能再遊離于企業管理運營的各個環節之外,如果能將責任基因真正融入到企業的使命、願景、戰略、治理架構和管理流程之中,那麼,責任就遠不只是付出,而可以成為賦能的利器,將為企業長期價值的增長帶來助力。惟其如此,企業才能和眾多利益相關方一道,為建設一個更加包容、更加美好的社會而貢獻自己應盡的力量。

而作為中國互聯網行業兩大巨頭的阿里巴巴和騰訊,則在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獲得了較大程度的認可。巧合的是,今年以來,這兩家企業都對自己的企業使命和願景進行了重新思考和定義。

以中國的互聯網企業為例,互聯網行業是中國發展相對較好的行業,在業務創新、技術應用、用戶規模、品牌建設等方面即便在全球範圍內也處於領先水平,但有研究表明,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社會責任建設嚴重滯後於其業務發展,突出表現在社會責任管理能力欠缺,在消費者權益保護、公平競爭、員工責任等基礎責任方面表現不佳。2019年初工業與信息化部曾組織對100家互聯網企業的106項互聯網服務進行抽查,發現有18家公司存在未公示用戶個人信息收集使用原則、示告知查詢更正信息的渠道、未提供賬號註銷服務等問題。

無論是美國商業領袖的公開宣言,還是中國互聯網巨頭的重新思考,都表明,企業的責任和使命絕非無足輕重的老生常談,而是值得所有中國企業深思的重大問題。

這份宣言所聲稱的理念和願景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落地實施,我們的確還不能過於樂觀,但現在就斷言CEO們意在推卸責任也未免言之過早。如果企業的社會責任與經濟發展兩者之間本來就是一種對立的關係,那我們就有理由質疑CEO們的誠意,但事實並非如此。

企業董事會的一個重要職責便是了解資本市場對企業的看法,這足以說明資本市場的態度會對企業管理層產生重大影響。美國商業領袖此次之所以聯合發佈這份關於公司宗旨的宣言,很難說其中沒有受到資本市場的影響。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寧願對於商業領袖們的緊迫感和誠意給予更多一些的信任。

一個好的企業和一個偉大的企業的區別在於:前者向社會提供好的產品和服務;而後者不僅提供好的產品和服務,還要盡自己的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要想造就一家偉大的企業,就必須要有與之相匹配的價值觀和責任感。

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商業圓桌會議」組織主席傑米·戴蒙說,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大公司正轉向投資他們的員工和社區,因為從長遠來看,這是企業獲得成功的唯一途徑。強生集團CEO亞歷克斯·戈爾斯基則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份新聲明更好地體現了現代企業應該採用的運營方式。

馬雲說:「從20年前到現在,阿里所有重要的決定都跟錢無關。我們一直在思考,我們所做的決定,投入的技術,所做的產品,是否可以解決社會問題,是否是從我們的使命、願景、價值觀出發的。阿里的未來不是要證明我們能賺102年的錢,而是要證明我們願意擔當102年的責任」。

當前,全球宏觀經濟的不確定性日益增加,貿易保護主義勢力有所抬頭、經濟下行的壓力不斷加大。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中國經濟表現出了強勁的韌性,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雖然有所降低,但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依然出色。與此同時,轉型期的各類社會、環境和經濟問題相互纏繞交織,形成了紛繁複雜的可持續發展挑戰。

這的確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企業社會責任績效主要是以非財務指標來體現,企業到底應該採用哪些指標,以及這些指標應當如何來衡量,這些問題還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是企業社會責任更廣泛地進入企業日常管理活動的一大阻礙。

雖說類似這樣的主張並不新鮮,但由如此眾多的商業領袖以公開宣言的方式明確提出,仍然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這意味着,在經歷了各種商業思潮的長期碰撞之後,尤其是在目睹貧富差距、環境受損等社會問題日益嚴峻,並對美國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造成嚴重威脅之後,商業領袖們終於痛定思痛,與此前奉為圭臬的股東利益至上原則揮手告別,納入更多的社會責任考量來重新定義企業的使命和宗旨,從而續寫商業文明的新篇章。

CEO們是要推卸責任嗎?這份宣言在公開發佈之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只不過,由於宣言並沒有說明具體的行動路線圖,對於商業領袖們到底有多大的誠意人們不禁抱有一些疑慮。有人就持明確的反對意見,他們認為,企業社會責任不能成為企業的使命,企業唯一的使命就是賺錢,這些美國商業領袖之所以此時發佈這樣一份宣言,真實的意圖不過是想在經營日益困難的情況之下,以社會責任為由來推卸自己的經濟責任。

在2019年5月舉辦的第二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上,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首次公開談起了公司的新願景和使命:「希望科技向善成為未來騰訊願景與使命的一部分,希望我們和業界一起來思考與探索,構建數字時代正確的價值理念、社會責任和行為規範,共建一個健康包容、可信賴、可持續的智慧社會。我們相信,科技能夠造福人類;人類應該善用科技,避免濫用,杜絕惡用;科技應該努力去解決自身發展帶來的社會問題。」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企業社會責任理論和實踐界長期以來都在進行着積極的探討和嘗試。基本的評估方法是定性與定量相結合,逐步加強量化管理。在這方面最新的探索是ESG管理體系,即從環境、社會、治理三個維度來衡量企業的非財務績效,並與財務績效相結合一起來評估公司的業績。

文\張述冠企業因何而生,依何而存?企業的使命到底是什麼?一部百年全球商業管理史,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這樣的終極追問。

2019年8月19日,貝索斯、庫克等美國181位知名商業領袖在「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Roundtable)上聯合簽署《公司宗旨宣言書》,聲稱:股東利益不再是一個公司最重要的目標,公司的首要任務是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對於這份宣言的另外一點質疑是,相對於營業收入、利潤等財務績效而言,企業社會責任績效難以衡量,如果真的像宣言所說的那樣將社會責任置於與利潤同等重要,甚至是更加重要的位置,那勢必會給企業的日常經營管理活動帶來極大的混亂和挑戰。

今日关键词:可口可乐再生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