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汀·李·汉森是“9·11”悲剧中最年轻的受害者-新闻晚知道
点击关闭

“9·11”-克里斯汀·李·汉森是“9·11”悲剧中最年轻的受害者

梁超何雯娜订婚

在與癌症晚期鬥爭八年後,法菲爾於2017年5月去世。

然而,人們嘴上說著不會忘記,事實上卻對消防員們的遭遇漠不關心。

拉伊·法菲爾(Ray pfeifer)就是救援隊伍中的一員。

世貿大樓南塔倒塌。病痛纏身數百名救援者患癌症在175號航班撞上世貿南座前,紐約消防員已在遭到攻擊的世貿北樓,展開了救援行動。

資料圖:拉伊·法菲爾被授予紐約市」城市鑰匙「。

「9.11」十八周年:人命仍待標價,歷史的答案在風中飄揚

就在兩位消防員死亡的同一天,多名共和黨人阻止參議院投票通過「9·11」受害人賠償基金延長案。

但鑒於距離事發已經近20年,且部分證人不在世等情況,後續審判過程極可能曠日持久。

讓他一直苦等的好消息,兩年後姍姍到來。2019年7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9·11」受難者永久補償基金法案》,救援人員可以領取補償直到2092年。

紐約市長白思豪說,由於法菲爾的努力,倖存者在「早上醒來時,不會對未來有可怕的、無處不在的擔憂」。

被恐怖分子劫持的飛機撞向世貿大樓。

但對於「9·11」5名策劃者的審判,卻一直在黨爭和所謂「程序正義」之間被延宕。

如果她還活着,今年就滿20歲了,正是人生中最青春陽光的年紀。

資料圖:美國加利福尼亞馬裡布佩珀丁大學,為紀念「9·11」恐襲受害者,展出2997面國旗。

最後通話「別擔心,爸爸。」克里斯汀·李·漢森是「9·11」悲劇中最年輕的受害者。

但最終,唯一被發現的遺骸是他兒子彼得的一塊骨頭,只有幾英寸長。

世界貿易中心健康計劃曾發佈報告稱,共有1700多名響應「9·11」事件的救援人員和其他受影響的人在17年間死亡,其中有420人患上了癌症。

「炮彈要飛多少次,才能將其永遠禁止?」

在癌症擴散到全身的過程中,法菲爾忍受了一連串的治療。由於化療導致心臟衰弱,他還患上了心臟病。但即便如此,法菲爾仍出現在紐約和華盛頓的立法會上。近10年中,他都坐着輪椅,為「9·11」救援人員爭取醫藥費。

與法菲爾一起為該法案奔走的美國主持人喬恩·斯圖爾特說:「所有議員都在推特上發過:感謝『9·11』事件里的英雄,我們永不會忘記。但當他們真的可以為這些消防員做什麼的時候,卻選擇視而不見。」

2019年8月30日,希望的曙光終於出現。美國軍事法庭法官裁定,針對「9·11」恐襲案中5名策劃者的審判程序將於2021年啟動,並將考慮判處死刑。

8時52分,彼得打電話給自己的父親李:「我認為他們(劫機者)已經控制了駕駛艙。一名乘務員被刺傷,前面可能還有其他人被殺害。」

克里斯汀·李·漢森。(圖片來源:社交網站截圖)

消防員在現場投入救援。事故發生后,法菲爾在消防車上睡了一個星期,車外到處是倒下的雙子塔的碎片和灰塵。在接下來的八個月里,他一直在廢墟中搜尋遺體。

當救援人員趕到世貿大廈現場時,空氣中瀰漫著濃厚的有毒粉塵。

李聽到一個女人的尖叫,然後電話突然掛斷。他打開電視,看到飛機一頭撞進世貿中心南塔大樓,爆炸成一個火球。

8時42分,飛機被劫持,兩名飛行員被殺害,恐怖分子聲稱攜帶炸彈。

他說,這「可能是我一生中做過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我從梳子上取頭髮,把牙刷放進袋子里。」

「9·11」國家紀念博物館的牆上,以世貿雙子塔廢鋼殘骸打造着詩人維吉爾的名句,「日日夜夜都不能把你從時間的記憶中抹去」。2019年,已經是「9·11」發生后的第18個年頭。人們的對逝者的思念沒有停止,對正義的渴盼也更加強烈。

然而,這架飛機卻未能到達目的地。

資料圖:美國紐約,民眾在9·11紀念廣場悼念死難者。

悲劇發生后,李去了克里斯汀在馬薩諸塞州的家裡,為醫學檢查人員提取DNA樣本。

更遺憾的還有李,他於2018年底去世,終究未能見證嫌犯接受正義的審判。李的妻子尤尼斯透露,李一直說,他無法活到審判結束的那一天,而現在這變成了她的擔憂。

姍姍來遲恐襲策劃者將於2021年受審

目擊者死亡、律師老去,受害者家人的耐心經受無盡煎熬。

18年前,僅有2歲的克里斯汀,和父親彼得、母親蘇伊一起登上了聯合航空公司175號航班,前往加州,期待着去迪斯尼樂園,以及看望家人。

資料圖:「9·11」紀念公園裡的民眾。 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繼承父輩的職業,他們的人生將繼續負重前行。宛如當年浩劫,將在一代代美國人身上,刻下傷痕。

不止一次,年邁的李向法庭作證,複述彼得最後打給他的兩通電話內容。

法菲爾也沒能倖免。痛苦始於2009年,起初,法菲爾的腿出現了異樣,他不得不一瘸一拐地走路。之後,X光片顯示,一個巨大的腫瘤讓他的臀部和骨盆分裂,他患上了4期腎癌。

2001年9月11日早上8時14分,飛機從波士頓起飛。

「9·11」18周年到來之際,紐約消防局學校的新一批消防員也已畢業,令人關注的是,其中13名畢業生,都是當年在「9·11」救援行動中殉職消防員的兒女。

曾經的英雄們,拖着病重的身體,在國會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同樣飽受折磨的,還有近3000名受害者的家人。

「朋友,答案在風中飄揚。」

資料圖:一名身着消防員服裝的兒童從美國國旗下跑過。 中新社發 毛建軍 攝

9時,彼得再次給父親打去電話。他告訴父親,劫機者的飛行讓飛機顛簸,乘客們都在嘔吐。「我不認為飛行員在駕駛飛機,我想我們正在下降。他們打算去芝加哥或者別的什麼地方,把飛機撞進一座大樓里。別擔心,爸爸。如果真是這樣,一切都會很快。我的天哪,我的天哪!」

英雄淚目議員冷漠拒發賠償金2019年7月18日,美國紐約消防局(FDNY)為兩名去世的老兵諾蘭和德里斯科爾哀悼,兩人分別是第199和第200名,因在「9·11」恐襲的世貿遺址中,吸入有毒塵埃而得病去世的FDNY成員。

「這些英雄們為了拯救他人而勇敢地奮鬥,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紐約市消防局長尼格羅在一份聲明中說。

今日关键词: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