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量同比增长18.0%-新闻晚知道
点击关闭

卫生院医疗-花都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量同比增长18.0%

曼城2-3升班马

「廣東的基層醫改對全國深化基層綜合改革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庄寧表示,廣東在基層落實「兩個允許」,推進「一類保障二類管理」,有效解決基層動力不足、活力不夠等問題。

同時,正規醫學院校的畢業生逐步代替了傳統老鄉醫。花都區對鄉醫實行「區招、鎮管、村用」,由衛生院統一管理,鄉醫在衛生站工作滿兩年,可自由選擇是重回鎮衛生院還是繼續留在村衛生站。

改變從2009年開始。這一年,花都將鄉村衛生站收歸鎮衛生院統一管理,改為公益性質。花都投入1200萬元,對196個村衛生站實行標準化建設。如今,花都區每間村衛生站都寬敞明亮、設施俱全,面積超100平方米,全部設置診室、處置室、保健室、消毒室、藥房等功能區,並配備基本醫療設備和辦公設施。

村穩村民「小病不出村」從簡陋的磚頭房到「六室一廳」,配齊19種基本醫療設備,從土生土長的「赤腳大夫」到統一招聘的醫學專業畢業生,近十年來,花都區鄉村衛生站完成了一場蝶變。

以花山鎮為例,該院職工去年平均收入達到25.41萬元。2019年1至6月,花山鎮衛生院年門診量同比增長11.52%,住院人次同比增長48.56%,業務總收入同比增長36.36%,葯佔比同比下降了10.32%。

改革成效很快顯現。2018年,英德市基層門急診人次佔全市總量的67%,基層門急診人數和住院人數分別比改革前增長1.7倍和93.4%,病人迴流基層明顯。當年,全市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年均收入達10.7萬元,比2016年的8.7萬元增長了23%,與市直屬醫院基本持平。

2018年,花都將鄉醫編製全部併入了衛生院編製管理,鄉醫全部變成了「鎮醫」,擁有統一的發展平台和職稱晉陞渠道。這讓鄉醫們更安心地紮根在衛生站。

2011年,廣東將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鎮衛生院及社衛中心)列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政府全額撥款,實施「收支兩條線」管理。這一政策讓一些偏遠、薄弱、效益不好的鎮衛生院受到了「兜底」保障,但在實際運行中,其弊端也逐漸顯現。

抓住基層醫改的「牛鼻子」

以廣州花都為代表,廣東創造性地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實施「公益一類財政供給、公益二類績效管理」的舉措,取得了留住基層人才、增強業務能力、提升醫療質量、贏得群眾滿意的成效,打造出了全國基層衛生綜合改革的「廣東醫改經驗」。

基層薪酬待遇低,吸引不了人才,也留不住人才。據調研顯示,廣東多數地區基層醫生收入僅相當於同職稱教師的3/4或更低,與本地縣級公立醫院相比低3萬—4萬元。2015年,粵東西北鄉鎮衛生院近年新招聘醫務人員流失率達39%,流失人員中本科以上學歷佔83%。

9月10日,國家衛健委在廣州花都召開廣東基層醫改新聞發佈會,推介廣東基層醫改經驗。這已經是連續三年國家在廣東召開醫改工作新聞發佈會。

國家衛生健康委體改司副司長庄寧評價,廣州市花都區探索出了一條可借鑒、可推廣的「村穩」改革路徑。

2018年起,花都區明確提出,基層醫療機構不再執行「收支兩條線」,實現「一類供給二類管理」,衛生院收入結餘的60%向臨床一線和工作業績突出的職工傾斜。

今年1—5月,僅花都區花山鎮一個鎮,就為群眾節省了總計139萬余元醫療費用。「小病不出村,一元錢搞掂」,漸漸地,村民們小病不再拖,慢性病也得到了良好控制管理,降低了大病的發生概率。

鎮活醫生年均收入25萬元花都區基層醫療實現「村穩」的背後,是一個個充滿活力的鎮級衛生院。以花山鎮衛生院為例,今年1—6月門診量同比增長11.52%,住院人次同比增長48.56%,業務總收入同比增長36.36%。

包括鄉醫在內,花都區的鎮衛生院醫務人員收入實現了顯著增長。2010年,花山鎮衛生院職工平均收入僅6.78萬元,2015年為10.97萬元,2017年便增長到了23.11萬元,2018年達到25.41萬元。

廣東省「一類保障二類管理」的創新改革舉措得到基層的廣泛好評和行業內部的高度認同。截至2018年12月,廣東省已有20個地級市、82個縣(市、區)出台文件,貫徹落實。繼廣東后,海南省、湖南省、山西省太原市均印發文件,全面實施這一舉措。

近年來,以「一類供給二類管理」為核心的廣東基層衛生綜合改革經驗不斷走向全國。除「花都經驗」外,廣州市增城區,經濟欠發達地區韶關市、清遠英德市的改革成效都令人矚目。

越來越多「高學歷、高技術、高素養」的醫生來到村民家門口,醫療質量有保障,村民們在衛生站就診的意願越來越高。

為何一家鎮衛生院的基層醫生收入能在短短几年內實現「幾級跳」?奧秘在於廣東實行「一類供給二類管理」的大胆改革。

在村衛生站「升級換代」的同時,花都區「一元錢看病」的惠民舉措也改變了村民們的就醫習慣。2010年9月起,花都區財政持續投入,在全區村衛生站推開「一元錢看病」,村民在村衛生站看病,只需繳付1元挂號費,若需注射,另交注射費1元,藥品及檢查均免費。

「90后」醫生梁輝武是花山鎮衛生院的一名在編鄉醫,不久前「下村」來到花山鎮永樂村衛生站工作。之前,他在佛山市一家三甲醫院做了3年外科醫生。從城市裡的三甲醫院到村裡的衛生站,梁輝武的「逆向選擇」,除了家庭原因外,正是由於看中了這裏的正規編製和晉陞渠道。

2019年上半年,全省鄉鎮衛生院總診療人次3839.4萬、出院人次95.2萬,分別較去年同期增長7.7%、5.1%,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對於基層群眾的吸引力在逐步增強。

一方面,英德加大基層衛生經費投入,從改革前的每年160多萬元增加到2017年的1.6億元,對基層醫療機構財政足額補助;另一方面,允許基層醫療機構突破績效工資總量,允許醫療收入扣除成本后按規定提取為獎勵性績效工資,基層可自主制定獎勵性績效工資分配方案。

2017年1月,廣東在全國率先啟動基層醫療綜合改革,明確允許鄉鎮衛生院和社衛中心實行「公益一類財政供給,公益二類事業單位管理」,人員實行縣招縣管鎮用,績效工資總量不予限制。與此同時,下放權力,賦予院長(主任)「用人權」「做事權」「分配權」。

2018年1月起,陽西就明確了各鎮衛生院不再實施「收支兩條線」,全面實現「一類供給二類管理」,最大限度釋放了基層活力。2018年,陽西縣鎮衛生院門急診量增長18%,住院量增長21%,醫療服務佔比升到32%,人員經費支出佔比升到45.3%。

「大鍋飯」被打破,基層醫務人員的積極性被充分激發。2018年,花都區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門急診量同比增長18.0%,住院量同比增長13.7%。2018年,全區基層業務量收支結餘2226萬元,其中60%用於增發醫務人員績效。

位於粵西地區的陽江市陽西縣,探索了一條建設縣域醫共體來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的路子。其中「一類供給二類管理」也是激活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活力的關鍵一招。

這一系列改革措施的「鬆綁」效果,在廣東各地逐漸顯現。

(南方日報記者 李秀婷通訊員 粵衛信)

座談調研中,基層普遍反映,作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績效工資佔比較小,績效工資總量限制較嚴,不得突破;在編製上限制較多,靈活性不夠。這些都限制了衛生院發展的「拳腳」。

自2011年起,清遠英德市就開始探索基層醫療機構「一類供給二類管理」的運行模式。彼時的英德市,政府對基層醫療投入不足,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設備陳舊、醫生流失嚴重,部分處於舉步維艱的生存困境。加大基層衛生院投入、提高醫務人員工資待遇成為「解題」的關鍵。

廣東省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段宇飛介紹,改革后,我省基層機構人才隊伍不斷壯大,服務能力明顯提升。與2016年相比,2018年全省基層機構高級職稱衛生技術人員增加27.2%,本科以上學歷醫生總量增加39.8%。

在「大鍋飯」下,干多干少都一樣,基層醫生不願意看病、推諉病人現象時有發生。廣州市花都區某衛生院,每個月醫生績效獎勵相差只有一兩百元,為了盡量少幹活,有的醫生只要病人病情稍微複雜,就建議轉診去上級醫院。

人才流失,使得基層醫療服務能力明顯滑坡。如何打破這一僵局、激發基層活力?2016年以來,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人分別帶隊,先後深入韶關、梅州、惠州、東莞、中山、江門、清遠等一線調研,並專門聽取一線醫務人員的意見建議。

今日关键词:曹德旺谈美国工厂